晨報記者 關健
  我家在保定。這一周我的朋友圈裡很熱鬧。
  “咱大保定的房子開始漲價了啊。 ”
  “都是外面的人準備過去炒房的,咱保定人民好像不為所動。 ”
  “保定人一家都有N套房了……”
  3月19日微博上各方援引《財經》雜誌的消息說中央要在保定市設立“政治副中心”,後面雖被否定,但高中同學微信群聊賬號里熱鬧不停,裡邊一半人已在北京安家立業。網友們在微博上調侃,保定市的房價和驢肉火燒(保定名小吃,相聲里經常拿“驢火”調侃)都要漲價了。
  北京青年報動作很快,馬上派記者去保定探訪,寫了一篇《利好躁動中的保定》,並配了記者手記 《有 “驢火”沒有星巴克的保定》。結果這篇手記馬上在微博上引來@燕趙都市報保定站的調侃,“歡迎同行來保定做客,小燕請你們到星巴克吃‘驢火’、喝咖啡”。其實,保定市現在有三家星巴克,不過和總人口相比,這個洋咖啡的店面數量還很少。不算下轄的20多個縣,目前保定市區常住人口大概也就200萬。
  “我爸媽去年就一直想把保定的房子賣了來北京,現在又不打算馬上出手了。 ”已在北京成家、目前在一家國有銀行工作的保定人吳小姐跟我說,她爸媽盤算的是,政策利好如果真能拉動保定市的房價,等等再賣沒準能緩解在北京買房的壓力。
  可至少這大半年時間里,保定市區的房產交易好像被凍住了,二手房掛在中介那裡鮮有人問津。而且我今年過年回保定發現,更多高層住宅仍在城市外圍建設,和前幾次回去的新發現一樣。“究竟有誰在買保定的房子?”
  撇開房子,一位同學在群里說,“個人覺得,無論從歷史、文化、人才方面,副中心只有保定最合適。 ”在很多保定人看來,她並不是在自吹自擂。
  保定市距北京大約 140公里,如果你問保定人這兩個城的關係,大多數人會告訴你,“保定是首都的南大門”,這個習慣說法在我小時候就流行,保定人對北京的認同感似乎稍高於省內其他地方。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8軍(因抗美援朝被譽為“萬歲軍”)的駐地就在這裡,城市東部現在還有一座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的遺址紀念館,可以追溯到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袁世凱接任直隸(舊省名,政府駐地保定)總督兼北洋大臣後,在保定設立的培養軍事人才的機構,葉挺、傅作義、吳佩孚、蔣中正都曾在此學習過。
  京津冀一帶有一句俏皮話,“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其實不是狗腿子,是“勾腿子”,一種保定摔跤招式。可見,保定尚武。但同樣也善文,2000多年的歷史積澱輕易能在滄桑的老城牆和平時休閑的市民文化生活中找出痕跡。
  “我不知道成為一體化能給老百姓的生活帶來什麼。 ”一位保定人表達著矛盾的心情。一方面,他希望能藉此帶給曾發展緩慢的家鄉一個難得的契機,但又擔心由此帶來的大城市病,外來的衝擊會破壞原本自得其樂的安逸小日子,心存很大的不確定性。
  就像一位保定的朋友問我,單位宿舍的供暖一年比一年差,有些住戶開始停交取暖費,隨後有傳言說 “明年該小區要停止供暖”。 “一體化之後這些民生問題能解決嗎?能和北京上海大城市那樣註重這些地方嗎? ”
  一位在保定市公安機關內工作的同學告訴我,以後安保要求提高的話,他們周末加班的次數就更多了,尤其是兩會、各大節假日要做好備勤,“但工資能比現在漲一點不? ”
  “就看將來對保定怎樣定位,不要拿走你的資源,留下污染。 ”昨晚,一位同學在微信群里寫道,後邊很多點贊。
  保定之名始於元:
  保衛大都 安定天下
  保定是首都的“南大門”,與北京、天津三角相倚,相距均在140公里左右,素有“京師門戶、京畿重地”之稱。保定在元代以“保衛大都,安定天下”而得名,上啟唐饒,下至明清,一直是圖霸者必爭之地。
  (原標題:想起保定“驢火”和“勾腿子”)
創作者介紹

轉工

ms47msdr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