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5日,王書金(左)在河北省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庭審現場陳述 圖/新華社
會見完王書金,朱愛民律師走出看守所 攝/記者 王曉飛
  法制晚報訊 (記者 王曉飛)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聶樹斌強姦殺人案。
  昨天,身在邯鄲磁縣看守所的強姦殺人嫌犯王書金見到了辯護律師朱愛民,這也是王書金在等待死刑覆核期間與律師的第5次會見。
  朱愛民律師告訴《法制晚報》記者,王書金已從電視上知道聶案被指令異地複查,自己難逃一死,但要還他人清白。
  現狀 “聶案異地複查 能放心地‘走’了”
  12月17日上午,河北邯鄲市陽光明媚。在距離市區數十公里的磁縣看守所,夾雜著鐐銬的聲音,王書金一步一挪地走進會見室,坐在他的辯護律師對面。
  王書金在看守所里能看電視、看新聞,已經知道了聶樹斌案被指令複查的消息,他對律師說,“一塊石頭落了地。如果真能等到那件案子了結,我也能踏踏實實地‘走’了。”
  2005年,河北廣平縣人王書金在河南被抓,他供述曾強姦多名婦女並殺死4人,其中包括“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而這起案件的“凶手”聶樹斌,早已於1995年被石家莊中院以強姦罪和故意殺人罪執行死刑。
  朱愛民律師對記者說,王書金被抓後就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他交代了所有罪行,但恰恰是聶樹斌案遲遲沒有結果,這就像一塊石頭堵在他心裡,他覺得應該還給聶樹斌清白。
  2013年9月27日,王書金因強姦、故意殺人罪終審被判死刑,法院並未認定他是聶樹斌案元凶。
  現在,王書金的案件在最高法死刑覆核已一年多,聶案終於迎來了轉機。和一年前相比,王書金也顯得有了精神。
  得糖尿病受照顧 想吃什麼基本滿足
  據知情人透露,王書金住9人監舍,剛開始他總是坐卧不安,飯量也少,有時候發獃。
  “王書金一直處於焦慮狀態,他得了糖尿病,血糖忽高忽低。”朱愛民律師介紹,看守所民警都很照顧他,不僅督促他定時吃藥,一些重體力活兒都不會安排他去做。平時出監舍散散步,沒事的時候拔拔看守所的野草。
  《法制晚報》記者從多方面證實,王書金在看守所內的生活狀態與其他殺人、強姦犯有所不同,除監舍其他人外,看守所里能與王書金直接對話的還有三個人,磁縣公安局局長、磁縣看守所所長和醫生。
  據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稱,王書金想吃什麼可以直接向所長反映,看守所方面基本都能滿足。
  王書金吃過他喜歡的方便面和香腸,在他生病期間,吃的伙食也與其他犯人不同。
  等待 死刑覆核期間 配合警方調查
  朱愛民說,剛進入死刑覆核程序時,王書金的情緒波動很大。“終審宣判第二天,我與另外一位辯護律師申請會見王書金。”
  王書金告訴兩位律師,他對法院認定的前三起犯罪事實沒有異議,殺人償命,他願意。但是對涉及1994年發生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案子(聶樹斌案)沒有認定,他在死刑覆核階段,還要堅持自己的意見。
  王書金向律師透露,2012年1月17日前後,自稱邯鄲市公安局的人曾讓王書金看了一張衛星照片,對方說有很多張,但只給他看了一張,讓他辨認。“我說照片上的人是我。既然他們能拿到衛星照片,就應該把案發當時的照片拿出來,不就更能說明問題嗎?”
  朱愛民說,他們只能一邊安慰王書金,一邊讓他相信司法公正。“今年7月見他,比二審開庭時還瘦,臉色泛黃,他一見我們,還是急著問死刑覆核的結果。”
  死刑覆核小組提訊時 曾被問及“聶案”
  2013年12月中旬,最高人民法院死刑覆核小組提訊了王書金,但時間很短。王書金向朱愛民回憶,時間大概也就20分鐘。
  “主要交代了我在河南滎陽和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作案經過。”王書金稱,“我認為對死刑覆核小組沒什麼可隱瞞的,本想把案情都說一遍,可提訊法官也就簡單地問了兩句,臨走時還說會再來找我。”
  這讓王書金更加著急,也抱著一線希望,“是我乾的,我承認,他們為啥不認?該我扛的,就應該來找我。”
  但時至今日,王書金也沒有等到覆核小組再來提訊。
  願望 希望臨終前能見一下家人
  朱愛民說,王書金在焦急地等待中想到身後事。“王書金到看守所後,至今無親屬看望。他哀求律師,臨走時他希望能見一下家人。但他也知道希望不大。”
  他說,“這麼多年了,家裡人包括哥哥姐姐們在內,沒一個人來看過我。”王書金說他犯事兒後,媳婦兒早就跟人家跑了,但他還是想在臨走前看看家人。
  案件回放 王書金被抓供述 自己是聶案真凶
  1994年,石家莊市西郊一塊玉米地里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聶樹斌被指控為嫌犯,並於次年被執行死刑。
  2005年,曾犯下多起姦殺案的“摧花狂魔”王書金在河南落網。他承認自己是“聶樹斌案”的真凶。
  2007年3月,王書金一審被判死刑。隨後,他以西郊玉米地案未被公訴為由提出上訴。同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審不公開審理了王書金上訴案。此後,該案被長期擱置,直到2013年6月25日,河北高院進行第二次審理。
  在此次庭審中,檢方提交了聶樹斌案的部分證據,認為王書金關於被害人屍體特征、殺人手段、作案具體時間、被害人身高的供述與石家莊西郊強姦殺人案實際情況不符,王書金並非聶樹斌案的“真凶”。
  2013年9月27日,河北高院在邯鄲宣判,駁回王書金上訴,維持死刑原判。河北高院表示,雖然王書金能夠供述出石家莊西郊強姦、故意殺人案現場的部分情況,但其供述與庭審中檢察員出示並經庭審質證、認證的相關證據不符。
  隨後,王書金進入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覆核程序,至今未有結論。
  專家說案 聶樹斌案複查 不影響王書金死刑覆核
  中國政法大學刑訴法教授洪道德告訴《法制晚報》記者,聶樹斌案與王書金案沒有非此即彼的關係。
  洪道德稱,王書金案要解決的問題是“凶手是不是王書金”,而不是“誰是凶手”。根據疑罪從無原則和二審判決,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王書金是聶案的凶手,但也不排除王書金就是凶手,“而王書金不是凶手,也不等於聶樹斌是或不是。”
  洪道德指出,聶樹斌案的複查目前已經啟動,而聶樹斌案要解決的問題是凶手是不是聶樹斌,這個與王書金無關,王書金的死刑覆核程序應該繼續進行。
  根據判決,王書金背負3條人命,最高法沒有理由最後不核准死刑。
  洪道德表示,根據目前刑訴法的規定,對於死刑覆核沒有明確的期限。
  王書金案在2013年9月27日二審宣判後,隨即便啟動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覆核程序。朱愛民和彭思源兩位律師做他的死刑覆核辯護律師。
  文/記者 王曉飛
創作者介紹

轉工

ms47msdr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